多維新聞網

環球時報:中國應同菲海戰并對其全面制裁

【多維新聞】4月23日,中菲南海黃岩島對峙進入第14天。菲律賓不僅沒有撤軍跡象,反而向事发海域加派兩艘戰艦和一架反潛機;美國、越南等國也紛紛出來為菲“站台”;菲律賓媒體不斷煽動國內反華情緒,并聲稱“要讓中國感到持續的外交與政治壓力!”中國《環球時報》发表社評:中國應與菲律賓打一場海戰;全面制裁菲律賓。

据《中國青年報》23日報道,自本月8日挑起黃岩島對峙以來,菲律賓一方面在嘴上希望同中國“和平解決”,另一方面卻蓄意激化冲突,無論是在軍事、外交還是引導國內輿論上,均不斷发力。

菲海軍司令:已向黃岩島增派戰艦和飛機

“海軍沒有退卻,‘德爾比拉爾’號軍艦因為油料補給問題而回到南呂宋海軍基地。”菲律賓海軍司令亞历山大•帕瑪少將21日在接受菲律賓ABS-CBN電視台采訪時辯解說,“海軍的另外兩艘戰艦和一架反潛機正在重新趕往斯卡伯勒淺灘(即我國的黃岩島)海域,以增援在那里的海岸警衛隊搜救船‘BRP-埃德薩’號。”

20日,在解釋“德爾比拉爾”號軍艦及其他船只離開黃岩島海域時,菲律賓北呂宋軍區司令安東尼•阿爾肯特拉中將稱:“它們離開并非因受到威脅,而是工作已經完成了。”

他說,当天在黃岩島海域僅有一艘菲律賓海岸警衛隊的搜救船“BRP-埃德薩”號。菲律賓政府租用的“MY-薩朗加尼”號考古船已于此前一天駛離黃岩島海域。

“美菲聯合軍演給馬尼拉上層吃了定心丸”

本月16日至17日,美菲“肩并肩”年度例行聯合軍演開始。尽管美軍发言人科蒂斯•希爾中校在演習新聞发布會上強調此次只是例行的救災演習,不針對任何人,但《華盛頓郵報》17日分析稱:“美菲聯合軍演給馬尼拉上層吃了定心丸。”

與往年相比,今年的演習有許多不同。首先,演習地點高調地安排在巴拉望海域,非常靠近中國南海海域;其次,美菲參演官兵多達7,000人,其中美軍為4,500人,首度超過菲律賓官兵;第三,演習的具體課目包括“海上鑽井平台遇襲,美菲武力奪回”的模擬操演。

美國海軍下月還將在包括菲律賓在內的南海周邊海域展開持續4個月的“人道主義行動”。6月,千人規模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將湧入菲律賓,展開“新的軍事演習”。

對此,英國太平洋戰略與評估機構安全顧問理查德•傑布森分析說,菲律賓本身并無能力在南海发起挑釁。在誓言要把美軍驅離本國20年之后,菲律賓之所以願意向美軍重新開放港口和軍事基地,主要是為了抑制中國的影響力,爭奪南海利益。

菲律賓的“需求”事實上給美國“重返亞太”、擴大在南海地區影響力創造了機會。美菲兩國國防和外交首腦4月30日將在華盛頓舉行“2+2戰略對話”,其重點就是要向亞太的美國盟國顯示,美國才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角色。

《紐約時報》評論說,去年11月,美國國務卿希拉里•克林頓站在馬尼拉灣軍艦上发表演講時,將南海稱為“西菲律賓海”。除了菲律賓外,南海周邊國家無一采用“西菲律賓海”這一名稱。希拉里此番“拉菲抑華”的意圖再明顯不過。

菲、越、美、印、俄画南海版“時局圖”

除美國外,印度近兩年對南海地區格外关注,接連搞了不少動作:先是與越南签署南海油田開发協議,繼而渲染印度艦艇在南海與中方對峙,近日又拋出了所謂南海“世界財產”論,稱“印度主張南海是全世界的財產……其航道必须不受任何國家干擾,用于促進相关國家的貿易行為”。

針對介入南海事務,印度有三大考慮:其一,瞄准南海地區的丰富油氣資源;其二,將自己化身南海利益攸关方,為參與亞太事務作鋪墊;第三,牽制中國在印度洋的发展。

美國約翰•霍普金斯大學副教授馬文•奧特近日撰文稱,越南正將俄羅斯的力量“引入”南海,試圖利用俄羅斯來抗衡中國。此外,越南還以南海的丰富能源為誘餌,將美國、印度等國拉入南海事務,意圖爭奪南海控制權。

台灣海巡署20日首度證實,今年3月以來,越南的武裝艦艇曾兩度突入台軍控制的太平島鄰近海域。台海巡署因此下令,部署在太平島附近的巡邏艦艇立即提升警戒,密切監視其在南海的行動。

越南此前還與菲海軍玩起了“趣味游戲”,與世界最大能源企業“俄羅斯天然氣公司”签署開采南海兩個大型天然氣田的協議。近年來,除了拉攏外力外,菲律賓、越南等南海周邊國家都大力加強海空軍的建設。

菲律賓方面,正在加緊實施“2020菲律賓戰略啟航計划”,重點升級3艘“哈辛托”級巡邏艦,准備從美國增購兩艘“漢密爾頓”級巡防艦;越南方面,首批“獵豹”級輕型護衛艦服役,已從俄羅斯訂購6艘“基洛”級柴電動力潛艇、20架苏-30MK2型多用途戰斗機,并在尋求從荷蘭購買戰艦。

告訴中國:我們將為主權而戰!

“要讓中國感到持續的外交與政治壓力!”菲律賓ABS-CBN電視台21日報道說,“300余人20日在馬尼拉商業區內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前舉行示威,要求中國立即從‘菲律賓海域’撤出船舶,高唿‘我們將為主權而戰!’的口號。”

菲律賓實在是制造輿論的好手,不管是在國內、地區還是國際。菲律賓外長羅薩里奧22日鼓動南海周邊國家“团結對抗中國的咄咄逼人”,聲稱“如果現在不站出來說話,將來也會受到影響。現在大家就要像菲律賓一樣站出來,因為南海的航行自由與商業開发對許多國家來說一樣重要。所有的國家都要好好考慮中國在斯卡伯勒淺灘的行動”。

菲律賓《每日問詢者報》20日報道稱,菲外長在紐約訪問期間,建議將黃岩島爭端搬到國際海事法庭去解決。

菲律賓眾議院多數党領袖謝爾文•湯加還唿吁總統阿基諾三世立即“單方面”向國際海事法庭提出申訴,稱“無需理會中國”。菲參議院多數党領袖弗朗西朗•厄爾德羅也揚言:“别理會中國的要求。菲律賓人民一定會支持保護國家主權的行為。”

會叫的狗不一定會咬人 打狗棒法可令其理智

南海問題專家、廈門大學國際关系學院院長莊國土教授指出,對峙雖是菲律賓有意試探中國南海主權底线,但中國也借此展示了采取非軍事手段、和平解決南中國海爭端的新模式。

面對陷入瘋狂的菲律賓,《環球時報》发表的社評“菲律賓痛了,其背后力量才會沮喪”措辭嚴厲,“中國應有與菲律賓打一場小型海上戰爭的備案。一旦開打,必须出手有力!”“我們對臨時的冲突升級并不在乎。戰與不戰,取決于馬尼拉的一念之差。”

社評同時指出,中國需防菲律賓背后的“黑手”——“想借這起摩擦增加亞洲對崛起中國敵意的美國和西方力量。”而“除了宣稱對黃岩島擁有主權的菲律賓,還有越南、日本等與中國有海上領土爭端的國家,也很想在黃岩島看中國的熱闹,探索對付中國的‘狼群戰術’。”

“中國在黃岩島面臨的對手是复雜的。”解決問題“無法通過與菲律賓快刀斬亂麻的對決來實現,但壓制菲律賓的猖狂,又是当前牽動全局的最关鍵環節。”“馬尼拉的狂妄自大”需要付出代價,中國要用“各种經濟政治手段確保馬尼拉蒙受的損失遠遠大于它所获得的利益,”并令其它國家對其敬而遠之。

社評唿喚“中國定力”,指出中國認真對付菲律賓的這一態度遠比打一場海戰更嚴重,“保衛南海諸島不是空話,它需要我們付出耐心和代價,并持之以恒。”



(安非 編輯)
免責聲明: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,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。

專題

頭條速覽

24小時48小時一周十大熱門文章

十大熱評文章

熱門標签